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审计之窗 >> 文章列表

妙“笔”写出秀文章

发布时间:2016-10-10 来源:新疆审计厅 杨志敏 点击:169

如何写好文章,没有什么秘诀,简单地说就是想清楚,说明白,写透彻。下笔之前一定要把写什么、怎么写想清楚,没想明白不动笔。

文章应该怎么写?古往今来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不少人把写文章看得很难,难于上青天。

常常是“心中一团空,脑子一团麻,笔下一团糟。”这是写文章之大忌,必定写不出好文章。

写文章时,虽然“文无定法,句无定式。”,但还是有一定特点和规律所遵循和把握。笔者窃以为,写文章有三个境界。第一境界为写山为山,写水为水,写花为花,写月为月,只是把现象写了出来;第二境界为见山思水,见花望月,写景抒情,情在境中;第三境界为通过山水之状、花月之态,道生出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。唐代诗人王昌龄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抒情诗。如《出塞》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”《芙蓉楼送辛渐》“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”《长信怨》“奉帚平明金殿开,暂将团扇共徘徊。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。”王昌龄认为“诗歌境界的创造,有物境、情境、意境。”此语出自托名王昌龄的《诗格》。物境,指山水诗的创作,诗有物而生,使山水化入诗中,求得“形似”。情境,是指抒情诗的写作,诗有情生。在喜怒哀乐中,求得“真情”。意境,是由意得诗,超过物与情的具体感受,在诗中表现出某种思想或生活中的某种事理。其“意境说”对后代诗歌创作产生过重大影响。其实对我们现在如何写好文章,也具有借鉴意义。

写文章要怎么写,用什么方法才能到位,才能吸引读者。其中也有讲究。要“虎头,猪肚,豹尾。”开好头、结好尾对写文章来说,很重要。开好头就是“头要亮”,也就是说开头要吸引人,要抓人,扣人心弦,让人想读,爱读下去,有一种读的冲动。可以用“树靶子”、“列现象”、“讲问题”等办法,引出话题。“尾要翘”,就是说结尾要有力量、有气势,让文章的结尾扬起来而不是落下去,有感染力和感召力,使文章的主题更加鲜明。

写文章要讲究“起承转换。一篇文章在写作时,怎么“切入”,怎么“破题”,怎么“领起”,怎么“过渡”?要好好推敲才能出彩。文章可以跳跃但要避免显得突兀,不能“断气”。一定要有内在的逻辑联系,和一定的关联性。起承转换,好比一首曲子,有过门、有高潮、有快慢,揄扬顿挫、跌宕起伏。转换很重要,承上启下,笔锋一转,意义更深。转换的方法很多,电影蒙太奇手法,也是很好的转换。事物中有许多规律可循。看得多了,写得多了,自然而然就可以悟出很多来。

写好文章还要讲究“遣词造句”。古人写文章讲究义理和辞章,义理属于文章内容方面的问题,辞章属于文章形式方面的问题。有了思想和主题,如何展现,就要看辞章的了。辞章讲的就是遣词造句,如何让词来达意。好的辞章在于用词要贴切,文法精准。辞章拙劣的文章人们读到的是干瘪的词汇、刻板的句法,见词不见意,这也是写文章之大忌。语不惊人死不休,语惊人,说明语言表达了所要表达的思想。而且是高质量地表达,只有如此,才能产生效果,甚至是轰动效应。
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审计厅版权所有

地址:乌鲁木齐市建设西路186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审计厅

  新ICP备08000129号

技术支持:新疆中远达电子网络有限公司

.